栏目头部广告

一卷珍藏的档案!看完《长津湖》忍不住又破防|恒耀官网首页

看过《长津湖》的你也许久久无法平静 此刻,小科想带你回顾华中科技大学 同济医学院及附属同济医院一卷珍藏的档案 1951年1月到1952年3月 在支援抗美援朝、救治负伤志愿军战士时 手术人数第一 教学时数第一 专题学术报告次数第一 编写战地医学教材门类最多 请记住,创造这些记录的是他们 ——同济志愿手术大队 与《长津湖》英雄一样让人敬仰 上海市抗美援朝志愿医疗手术总队第一大队合影留念 1950年12月15日,上海市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委员会成立,号召各医学院校、医疗单位组织抗美援朝志愿手术队奔赴前线,救治伤员。同济大学医学院(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及其附属同济医院(当时尚称中美医院,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很快组织起一支独立建制的抗美援朝志愿手术队, 被命名为上海市抗美援朝志愿医疗手术总队第一大队,8个月后又派出第二支,命名为第六大队。 据上海档案馆提供的史料记载,两队有队员155人,有75人立功。医疗队中知名专家教授数量居各队之首。以一家医院之力,成建制组成手术大队,这在抗美援朝非军队医院中是仅见的。 手术队胜利归来,执旗者为童尔昌、中列四为金士翱、左列一为夏穗生。 报名出征 1951年初,上海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委员会部署成立医疗手术队。这一消息通过各种渠道在医院传递,不少医生、护士自愿报名参加手术队。 欢送大会现场 林竟成被任命为上海志愿手术总队副总队长兼一大队大队长。刚做完腰脊椎吻合手术,身上还穿着重重的石膏背心的他在动员会上动情地说:“抗日战争时期,我从事了8年战地医疗工作,常常抱憾,未能为中国最优秀的儿女、 为人民解放军伤病员尽过力,这心情是别人难以理解的,现在有机会弥补这个缺憾了,我志愿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去完成我们神圣的任务。” 外科学教授裘法祖经历过二战硝烟, 1946年带着德国妻子和3个儿女回母校任教。他开始顾虑重重:若在枪林弹雨中牺牲了,丢下德国妻子和3个孩子怎么办?但他明白,战场上正需要有经验的外科医生。妻子深明大义,坚决支持丈夫参加医疗队。当裘法祖的名字出现在医院的大红喜报上时,医院的内、外科医生蜂拥般地报名了。 医疗队员陈夏丰、童尔昌、段生福、夏穗生志愿表 长春医科大学校刊相关报道 医务工作者出征 一时间,夫妻同报名、父女同出征频传佳话。很快,自愿报名人数超过 300 人,113 人被批准出征,于1951年1月26日离沪北上。8个月后,又一支以42名师生组成的手术大队再次出发。 一心赴救 上海医疗总队多是医术精湛的专家,为保护国家卫生科技人才,经上级批准,不开赴朝鲜前线,在边境救治伤员并培养医学人才。 在东北的部分教授,左起陶桓乐、裘法祖、林竟成、陈炎盘、吉民生、汪力。 当年担任志愿手术大队顾问的裘法祖教授在自传体回忆录《写我自己》中写道:“每周有大批伤员到达,我们连夜接待进行治疗。其间,我们还担任(长春)军医大学青年医生的教学工作,上课、作报告。” 为伤员手术 医疗队工作条件与上海相比显得十分艰苦。尽管队员们出发时从上海调配了大批优质手术器械,装箱运来一百多个手术器械包,然而药品缺乏,全院只有300 支青霉素的配额,经过院长批准才能使用。 志愿军伤员一批批送到这里,手术一台接着一台。裘法祖、张涤生及王飞鹏、耿兆麟、刘春生、戴植本这些日后成为我国外科界翘楚的医生,日以继夜地忙着做手术。外科医生金士翱负责组建专门的“麻醉小组”,他和另一位外科医生,有时一天负责二十多台手术的麻醉工作,日夜值班,废寝忘食,保证了麻醉质量。 赵华月参加抗美援朝 胡玉明在前线 参加抗美援朝的女医务人员 护士除了完成治疗任务,还要承担为伤员洗澡、洗衣等生活照料。“一切为了伤病员”成为每个医疗队员的自觉行动,“一心赴救,为支援抗美援朝建功立勋” 的热潮在全队兴起。 为了使大量烧伤、冻伤官兵能够得到集中医治,在颌面外科专家张涤生建议下, “冻烧伤治疗中心”建立,这也是当时中国第一个整形外科治疗中心,后改建为志愿军后勤部颌面外科治疗中心。著名骨科专家屠开元教授帮助长春军医大学(后为白求恩医科大学)建立骨库,使诸多骨伤志愿军战士避免了伤残。医疗、护理、教学、管理都围绕着志愿军伤员的救治紧张而有秩序的进行着。一批当时领先的腹部外科、骨科、胸外科技术,如战伤假关节治疗、脊椎融合手术在这里开展起来了。 据上海档案馆保存的资料统计, 两个大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手术2239 人次,教学8843小时,专题学术报告88 次,编写战地教材涵盖耳鼻喉科、眼科、矫形外科、腹部外科、X光及石膏绷带等多个学科,均为各队之首。 功臣伉俪 戴植本是手术大队的外科医生,何绣章是外科护士,当年他们同时踏上了北上抗美援朝的列车并安排在一个小队,共同的使命,相互的关爱,让两颗年轻的心慢慢靠近了。正当他们憧憬着完成医疗队任务回上海的时候,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决定抽调一批年轻医生进行野战外科集训,培训一批战地医生。戴植本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何绣章积极支持他。 1951年9月,戴植本进入志愿军野战外科训练班,3个月后赴朝任医生兼任军卫生队教员。他后来曾提到过消灭南朝鲜伪首都第一师(白虎团)的那次战斗,那也是结束朝鲜战争的最后一仗。天上下着大雨,炮弹密密麻麻地倾泻着,天空被染红了,炸弹常常在耳边呼啸而过。戴植本淡然地说,类似的经历不知多少次,常常是飞机在头顶盘旋,炮弹从眼前飞过,一次竟有两枚重达500磅的航空炸弹落在身边,幸而没有爆炸,事后大家还和炸弹合影。 朝鲜战争停战后,戴植本戴着朝鲜政府授予他的一枚军功章回到学校,迎接他的有领导、有师长,还有爱情。著名妇产科专家、医院抗美援朝委员会副主任金问淇教授亲自为这对功臣主持婚礼。 岁月留痕 赠藏多年的勋带、奖状、纪念册 带着岁月的痕迹 带着当年的记忆 提醒着我们 曾经有这么一群人 用自己的所学所长 在祖国需要的关键时刻 挺身而出 这,就是英雄! 纵然岁月改变山河,冲淡记忆 那些为祖国和人民奋不顾身的先辈 仍将永载史册 此刻,让我们致敬英雄 致敬那些站在英雄身后的人 来源 华中科技大学 编辑:黄品超 流程编辑 邰绍峰
标签: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