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头部广告

恒耀官网首页 专访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去年数十家资本追同一个餐饮项目的比比皆是,二级市场头部效应显著

“目前整个互联网和医疗高科技的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可投资标的稀少,医疗科技类企业投资判断门槛高,大量资本开始拉高新消费投资配比,餐饮食品产业的投融资热潮开始拉升,这种变化在未来5~10年都会持续,明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短期估值回落,但整体仍呈上升趋势。”5月20日,Foodaily FBIC2021全球食品饮料创新大会在上海召开第二日,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接受了《恒耀注册》(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

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强势品牌形成,规模效益凸显,部分品类创业窗口期正在关闭?

NBD:聚焦过去、现在和未来,餐饮行业的投融资有哪些变化?

卿永:在2014和2015年,因为双创的关系,整个餐饮投融资的数量较多,但这并不是只针对餐饮行业,各行各业的投融资数量都很多。2016年起,餐饮行业的投融资数量开始回落,中国餐饮过去的投融资状况不太多,事件、金额非常有限。

但从2019年开始,基于海底捞、九毛九、绝味等企业的上市,餐饮投融资市场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一方面,A股市场十多年来终于又有餐饮类新公司上市,且区别于过去上市的大都是国有餐饮企业。另外一方面,在港股上市的餐饮企业市值过去都很低,长期大概在8-10倍的PE,但因为九毛九和海底捞等企业上市,把PE拉升近百倍,再由于财税、供应链等各种问题的解决,以及线上用户流量增长放缓,让全国一些老牌投资机构及包括腾讯、阿里都开始关注投资布局线下餐饮,争夺流量IP。

2020年,餐饮投融资事件开始上升,仅餐饮行业的投融资事件就接近140起,单笔融资金额甚至最高达数十亿,一些头部高势能品牌在融资时用“抢”字毫不夸张,数十家资本追同一个项目比比皆是,很多不知名的、不能赋能的小机构根本抢不到份额。

2021年的数字和金额则变得更大,我们预判餐饮投融资事件的数量和金额会逐年上升。

NBD:具体来看,餐饮行业出现了哪些明显的变化?

卿永:目前最大的变化是移动支付的普及解决了收支透明性的问题,此外上游供应链平台的批量出现、食品加工企业的规范与规模化,也极大地改善了支出端的财务规范。

第二个问题是冷链仓储、食品加工技术、保鲜技术发生重大变化,冷链配送范围甚至已经可以覆盖大部分的乡镇村,很多可以做到日配到店,配送频次和品质进一步提高。这使企业在全国范围内扩张时,产品体验不会存在过大的差异,这是一个超级变化,解决了过去开店的最大障碍。

同时外卖服务平台、SaaS服务与前台中台后台的信息化服务的普及,一座座数据孤岛基于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全面链接,各类数据都被记录并变得更加透明,你可以轻松拥有各个品类数据、餐饮行业数据、城市数据、食材数据、供应商数据、用户画像、竞争对手监控等等,这些数据的透明性让竞争更加高维度,用户消费需求、行为、趋势可被预测。线下商业实体已具备早期互联网的属性,因此它的发展速度也会更趋近于互联网。会出现高质量的创业者和创业模型,将获得飞速的发展并形成超级规模。部分品类当做得足够大时,也会形成供应链上游的采购掌控力、规模化生产的效益和品牌溢价力等,这种变化是很可怕的,最终会导致小餐饮企业的生存越来越艰难,大的企业变得越来越强大。

NBD:除了上述变化外,详细来看,您认为二级市场的餐饮企业又呈现出哪些特点?

卿永:相对而言,整个餐饮二级市场的标的特别少,还看不出大的数据,但是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头部化。目前低于100亿市值的餐饮公司市盈率还很低,像味千拉面、唐宫、小南国等企业在港股中的表现一般,部分可能市值只是净资产的一半。

但那些相对比较头部的企业,像海底捞、九毛九等的市盈率甚至高达数百倍,原本的规模达到一定基础,市场的预期就会更高。未来注册制全面开放之后,它的价值也会逐渐向头部靠拢。

NBD:目前餐饮行业的一级市场投资是更倾向于成熟期投资还是天使投资?

卿永:存量的头部企业投资还是我们投资的主流。可能三五年之后,我们的投资主流会发生变化,因为存量的头部企业是有限的,我们也会关注创新型的创业者和创业模型。在最近几年里,哪怕你做了十几个亿,如果没有足够的自我迭代成长和门店发展速度的保持,其实跟刚刚起步的人的差距也不是太大。看似不是站在同一起跑线,过去要用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够达到的规模,现在可能几年就可以追赶上。所以一些好的极具特色创业模型及一些顶级的创业者,哪怕在初始阶段,我们也会特别关注。

NBD:品牌投资和供应链投资谁更有价值?

卿永:我们投资品牌和供应链各占一半,早期可能聚焦品牌,但这些年我们会在品牌投资后对其背后的供应链端做更多的延伸布局,我们认为,一个品牌本身可持续的发展和它的竞争壁垒的建立,决定其能否持续做大、壁垒是否足够高,能否真的守住成果,并继续变得更大的核心就在于供应链能力。如果不做供应链及拥有强大的供应链能力,前面做到的大是短期的、不可持续的、是很容易被挑战的。

所以我们在投资品牌的时候,对品牌本身的供应链能力也有要求。看似投资品牌,其实也看中它背后的供应链能力。同时我们也会寻找重要的品类、品牌背后做得最好的核心供应商进行投资,包含了服务类供应商和产品类供应商,这对于我们而言也更容易看到和深度赋能。当然,餐饮连锁集中化的加速也使得to B的供应链服务商的营收出现持续高比例增长。

“餐饮行业今年的增速或超过以往任何一年”

NBD:疫情下餐饮行业经历了新一轮洗牌,未来餐饮企业的机会在哪里?

卿永:第一,我觉得对所有的创业者、供应链从业者、投资人而言,整个餐饮行业就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巨大的机会里面,势必又会存在更多的机会划分,比如食品安全。中国的食品安全在过去其实还是比较落后的,且过去用户感知相对较弱,不太愿意去为食品安全买单。但随着疫情发生、国家要求和消费者的期待,我们觉得在食品安全方面做出巨大成绩的公司可能会有很大的价值。

第二,具备更高品质、文化属性更强、更国潮风、更健康、更高效率的品牌在未来都会呈现很大的价值。

此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机会存在于“人”中,过去的餐饮从业者更多的是依靠专注聚焦和长期坚持的品质,但未来认知水平上有差异的高质量创业者越来越多的进入行业,这也是他们的一种机会。

NBD:您觉得疫情后的餐饮行业会迎来哪些新的增长点?

卿永:餐饮行业今年的增速可能会超过以往任何一年。一方面由于疫情影响,把部分增长放到了今年。另外一方面,总量在增长,部分家庭客户变成餐厅客户,这是核心的增长,其次消费升级的影响导致人们对吃迸发出更高层次的需求。例如文化属性、品质、健康、可玩性、精神的需求等。

此外,还会出现替代现象。这种替代基于连锁化,原来低效、低品质、低创新力的零散小餐饮会逐渐被具有连锁化能力的餐饮品牌取代。随着底层食品的加工技术、保鲜技术、仓储冷链技术的进步以及企业的数字化变革,餐饮会越来越连锁化,逐渐向各品类的头部企业靠拢,头部前五或前十的企业可能就会占据整个市场全部增量,这是代替性的增量。

而且,未来餐饮连锁化范围也会越来越大,除快餐外会有更多的品类能够连锁化,可复制性也越来越强,茶饮、咖啡、烘培、小吃、休闲餐厅、火锅、烧烤……剩下很难被复制的就只剩下高端的正餐了,像米其林餐厅这种严重依赖厨师烹饪技法、保持着非常传统技艺的餐厅,相对而言比较难以连锁化。但这个部分的品类会越来越少,现在大面积产品都具备了连锁化基础。

NBD:现在的餐饮行业已经出现了零售化趋势,您对这个趋势怎么看?餐饮企业如何在趋势下制胜?

卿永:餐饮零售化的核心是效率升级,其实我早在两三年前就说过,未来整个餐饮食品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化,餐饮会逐渐食品化,食品也会逐渐餐饮化。在餐饮零售化过程中,第一阶段的产品体验较差,只满足了人们对效率的期待和要求。但食品加工技术还不成熟,可能会有大量的防腐剂。保鲜技术也不成熟导致还原度相对较低,但是我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企业技术升级的速度极其之快。

很多产品体验的还原度已高达90%以上,平均水平已经远高于过去手工、现场制作,且更稳定。在未来10年的时间里,餐饮零售化的增长规模会极大,像预制菜我们认为未来在中国至少是20~30倍的增长空间。

把握餐饮零售化机会的核心障碍是思维的局限。很多人活在过去的固有认知里,认为餐饮零售化产品难吃,但技术性进步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改变,但背后最大的原则不会变,食品加工产业一定会从低效走向高效。

而影响这一切的最大障碍其实还是人,人的思考方式。其实市场中绝大多数的问题都早已经有非常成熟的基础技术的存在。相比医药领域的生产技术,食品加工技术算是更初级的能力了。解决各种问题的技术可能绝大多数早已经存在,我们不需要去重新创造和发明,而是学会应用转换。它挑战的不是科研技术,而是“人”更深刻的思考。

标签: [db:TAG]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