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头部广告

恒耀开户严监管下中潜股份“现形”:收购空壳公司 股东高度控盘恒耀平台


暴涨15倍后连续3日跌停,“妖股”中潜股份开始“现形”。4月8日晚一则公告将中潜股份推上风口浪尖:因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张继红引咎辞去公司董秘、副经理职务。

因公司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而辞去高管职务,张继红辞职的理由可谓“罕见”。

4月3日起,中潜股份就频繁收关注函,此后中潜股份便一路跌停,自4月9日午间收盘时已连吃3个跌停板。而据wind数据统计,自去年5月9日起至今年4月6日收盘,中潜股份暴涨了15倍之多。

在中潜股份股价离奇走势背后,不仅与多次跨界收购“蹭热点”有关,还与“海外赌王”神秘富豪仰智慧关系甚密。去年9月,仰智慧正式通过股权转让,成为了中潜股份幕后实际控制人。恰好是从被深交所质疑与仰智慧有关联关系的北京泽盈首次买入开始,中潜股份开始步入大涨“快车道”。

密集关注函下中潜股份“现形”:
子公司股权“高买低卖”、收购亏损公司、收购“空壳公司”

中潜股恒耀app份4月8日披露公告显示,因公司于4月6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张继红先生为此引咎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一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张继红于2019年11月份才入职中潜股份,担任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一职,至今不过半年。在此之前,张继红曾担任过另一只“妖股”——GQY视讯董秘办主任、董事会秘书的职务,任期为2019年9月—2019年11月。

上市公司董秘因一封监管函去职,该消息曝出后引发市场不少关注。

公告显示,4月6日的监管函内容主要为前几日监管函的内容延伸。

4月份收到最早的一封监管函在4月3日,当日深交所要求中潜股份说明跨行业并购的背景和原因,以及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情形。

4月4日,深交所再发关注函,对公司提出7大问题,涉及公司去年4月份转让子公司蔚蓝体育股权被指“高买低卖”、去年7月打算收购刚成立的“空壳公司”北海慧玉、去年9月份收购苏州森瑞特,以及今年3月拟收购亏损公司大唐存储进军芯片业等。

4月6日,深交所针对中潜股份的回复继续追问,共计12个问题。除对大唐存储、苏州森瑞特等公司的股权交易展开问询外,深交所还要求公司说明自然人刘勇、仰智慧及公司5%以上收购上市公司股权的资金来源,以及上市公司、刘勇、仰智慧及北京泽盈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问题。

有观点认为,面对深交所的步步紧逼,张继红作为董秘显得难以招架,此时离开不失为明哲保身的手段。此外,中潜股份股价连日来的“异动”已引起证监会的注意,如果证监会启动调查后证实“信披问题”存在,公司高层极有可能面对警告或更严重处罚,且可能被处以罚款等措施。

4月3日,广东证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中潜股份股价异动和被媒体质疑问题高度关注,已对公司董事长和有关负责人进行监管谈话,核实有关情况。如发现违法违规线索,将启动立案调查程序,并依法严厉查处。”

前十大股东高度控盘
频繁跨界并购蹭“5G”“芯片”等热点

股价曾暴涨15倍的中潜股份,最近也迎来了滑铁卢。

wind数据显示,2019年5月9日,中潜股份收盘价为11.66元/股,到2020年4月6日,其收盘股价已飙升至192元/股,涨幅接近15.5倍。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中潜股份同样逆势上涨,截至4月6日收盘时的年内涨幅为243%。

从基本面上看,中潜股份的暴涨很难有合理解释。

官网显示,中潜股份主营业务为专业生产海洋潜水设备,于2016年8月上市。2016年-2018年,公司年内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2019年,中潜股份业绩有所向好,但也并不起眼,其年内实现营收5.3亿元,同比增长31.6%;归母净利润增速3098.6万元,同比增速为36.5%。

业绩平淡无奇,中潜股份股价为何而涨?

回顾中潜股份上市后的资本操作,会发现公司频繁筹划并购,涉及热门领域包括5G、存储、芯片、大数据技术等,收购标的包括宝乐机器人、蔚蓝体育、北海慧玉、上海招信,尽管部分收购失败,但股价却是不断被推高。

从前述关注函也可发现,中潜股份的收购多为跨界收购且多为“空壳公司”或亏损公司,引来市场和监管的高度关注。

进入2020年,中潜股份的炒作仍未终止。3月12日,中潜股份发布了收购芯片公司——大唐存储约84%股权的公告,涉及“芯片”概念股,公司股价自此一路走高,从不到80元一口气涨至最高时200元以上。

除了炒作热点以来,中潜股份当前股数过于集中,也被质疑有庄股嫌疑。

中潜股份2019年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了第一大、第二大流通股东外,公司其他八位股东不是私募基金就是自然人持有。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合计持有13146.76万股,累计占流通股比例为77.29%。

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20日,中潜股份的股东数已从年初的近5000户,下降至3900户;户均持股数从3.71万股,增长至4.4万股。

“海外赌王”仰智慧身影浮现
股价暴涨时间线与北京泽盈买入时间线高度重合

中潜股份背后,“传奇大佬”“海外赌王”仰智慧的身影浮现。

去年5月,正值中潜股份开启暴涨模式之初,仰智慧、刘勇及北京泽盈开始入股上市公司。其中,私募公司北京泽盈旗下产品频频增持中潜股份达到举牌线,暴涨时间线与买入时间线高度重合。2019年11月份披露的一则公告显示,自2019年5月9日-2019年10月30日期间,北京泽盈通过旗下基金,以集中竞价方式多次买入中潜股份,以2.9亿元成本合计买入上市公司5.71%的股份。


其后不久,仰智慧和刘勇等人又通过股权转让方恒耀 式拿到了中潜股份大部分股权。

2019年8月,中潜股份的股东方平章、陈翠琴夫妇在上市公司限售股解禁后,将其持有的9.375%股权折价转让予自然人刘勇,转股价为每股24.498元,总计3.91亿元。2019年9月,方平章夫妇又通过转让爵盟投资100%股权,将其持有的中潜股份全部24.46%转让至仰智慧,转让总价3.5亿元。交易完成后,仰智慧将持有上市公司24.464%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安徽潜山人仰智慧是蓝鼎国际的掌门人,现年47岁,目前恒耀手机登录旗下掌控着蓝鼎国际和中慧国际控股两家上市公司。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仰智慧以35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于第1214位。

仰智慧发迹起自十多年前。2007年前后,仰智慧成立房企安徽蓝恒耀测速鼎置地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后发展成为安徽省最大的房企之一。2013年6月,仰智慧斥资13.25亿港元借壳港股嘉辉化工上市,后成为嘉辉化工最大单一股东,并将该公司改名为蓝鼎国际。

财报显示,2013年第四季度开始,蓝鼎国际先后在韩国、英国、菲律宾等地开设赌场。目前,韩国目前最大的娱乐场之一的蓝鼎娱乐场,便归属于蓝鼎国际。因此,仰智慧本人被成为“海外赌王”。

蓝鼎国际公告显示,仰智慧曾一度被当局“协助调查”而失联。公告中称,蓝鼎国际自2018年8月23日未能联络到公司董事会主席仰智慧,直到95天后的11月26日,对于仰智慧失联的原因,蓝鼎国际称,是由于一直在协助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工作。

2018年11月,蓝鼎国际公告,本公司欣然宣布,仰智慧已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恢复履行其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的职务。

记者 彭硕 李云琦 编辑 陈莉 岳彩周 校对 李铭

标签: [db:TAG]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

这是广告